萬物含情的納雍

唐涓

從貴陽飛回來的那天,我的城市突然降溫,剛剛進入九月的天氣好像一跤跌進了冬天。雨絲凌亂地在天空飛舞,揚起陣陣襲人的寒意。這讓我想念起那個陽光明麗的下午,我們坐在納雍湖邊野餐的情景。水與天的色澤都如此純粹,讓內心的清寂如約而至。生活總是這樣,有遇見就有別離,無論遠近,瞬間均變成回憶?;匾浠崛迷度サ墓適鹵淶妹籃?,偶爾也會裹挾一絲惆悵。這些年里,貴州算是我前往最多的省份,感覺越走越近,越近越親,仿佛兩座高原已經連在了一起。沿河、印江、盤信還有納雍,這些走過的地方在我眼前時而閃現,恍若昨日。

我們的車轱轆剛剛駛入納雍縣城,當地朋友就介紹說,這是一座山頂的城市。我心里立刻驚訝,想這山有多大?有多高?能穩妥地安放一個城??梢運翟誶嗖馗咴難劾?,任何高度都是小巫見大巫呢。

正在想,但見一座極具氣勢、飛架于兩山之間的大橋撲面而來。橋下是深幽的峽谷,蜿蜒的公路上,有大小車輛踽踽前行。從這個角度,果然襯托出城市的高度。納雍多山,宜居面積珍貴,于是架橋來延伸自己的城市。這樣的想象也見證了納雍人血脈延續下來的硬朗與智慧。走進新城,人流熙攘,高樓林立,街市繁華,全然沒有山高路遠的邊緣印象。盡管納雍與我陌生,但送來的連連驚喜里都是那樣的與眾不同。

在納雍,第一次聽說“鴿子花”,得此名,是因為其怒放時,潔白的花色和舒展的花瓣形如展翅的白鴿。這個寓意吉祥的花朵源自一種珍稀植物珙桐樹。被稱為“植物界的活化石”的古老物種在納雍得天獨厚,是光葉珙桐的主產地,因此納雍享有了“珙桐之鄉”“鴿子花城”的美譽。其實看珙桐樹開花并不容易,它們大多生長在密林深處,花期有限,九月并非鴿子花盛開的時節,我只能透過攝影家的鏡頭欣賞萬千花朵翩翩起舞的壯觀。

隸屬云貴高原的納雍,氣候溫和,水系發達。滋養出大地上旺盛的草木和獨特的風貌。總溪河是納雍一條著名的河流,它流經的地方,留有美妙的傳說和奇峻的景致。我對總溪河動心,還因為它最終匯入長江,是長江的支流,這種情感上的牽連也許只有抵達過長江源頭的人才能體味。美好的事物總是與河流有關,總溪河畔,15萬畝櫻桃樹迎風而立。如果在春天相遇,你會看到漫山遍野的粉白色櫻桃花,芬芳吐艷,意趣盎然。這絕美的圖景,引誘了眾多前來賞花的游客,花謝后的數日溫暖時光里,一種被命名瑪瑙紅櫻桃的果實漸漸成熟,因其品相與口感俱佳,再次引誘得眾人蜂擁而至,爭相采摘。一個原本默默無聞,閉塞貧困的鄉村,因了“瑪瑙紅櫻桃”的品牌,變得聲名鵲起,走向富裕。納雍人的脫貧謀略,讓我心悅誠服。

還有茶,也是稀罕。按理種茶在氣候潮潤的南方,并無特別,貴州各地也適宜養茶。不過在納雍,有種名茶種植在海拔2千余米的高山上,他們稱“高山出好茶”,理由是空氣潔凈,云霧繚繞,這樣的環境孕育的茶品自然不凡。我們前往的是中嶺高山生態有機茶園,看這個名字,就很應景。車子停在山腳,順修理齊整的石階登攀,盡管山頂的高度與我生活的西寧海拔相當,但烈日照耀,還是頗感吃力。滴著汗水登至山頂,極目四望,鋪天蓋地的茶樹涌入視野,不由得欽佩納雍人的這個創意,既利用了土地,又裝點了山巒。茶是納雍的經濟支柱,每年產茶過千噸,多種名茶受到人們青睞。想想采茶時,婀娜秀麗的女子身著民族服裝,游浮于茶樹的綠波中,動聽的山歌隨風飄蕩,那天人合一的美圖,恐怕就是如此吧。

每次去貴州,我都會帶點當地的茶葉回家,這樣人離遠了,茶香還會留下。

大坪菁國家濕地公園是納雍的主打景點。在地球陷入生態?;慕裉?,被譽為“地球之腎”的濕地愈發受到人類的重視。按照通俗的概念,濕地是指天然或人工形成的沼澤地等帶有靜止或流動水體的成片淺水區,還包括在低潮時水深不超過6米的水域。濕地分為多種類型,占地1074公頃的大坪菁國家濕地公園屬典型的云貴高原中山沼澤濕地。公園里有沼澤,有水庫,有數不勝數的植物與動物,這樣豐饒的內容,我們倉促的目光,可能連九牛一毛都看不完。那些郁郁蔥蔥、姿態各異的植物,我幾乎都不認識。有一種掛在灌木上的小紅果,色澤嬌艷,煞是可愛,用了手機里的軟件求索,才知其學名為莢蒾,介紹說樹皮可制繩,種子可榨油,枝葉可入藥,果實可食用和釀酒。這個渾身是寶的植物我還真不知道。摘下幾粒嘗味,酸甜酸甜,很是好吃。這樣的野趣卻不知何時已與我們漸漸疏遠。

大坪菁國家濕地公園距離納雍縣城40多公里,交通曾經不算便利,即使現在,來此的訪客也不是很多。沒有受到人為影響和商業侵擾的大坪菁因此獲得了一份安寧,這也許是?;ふ餛氐淖羆遜絞?。

“羊皮大書”,我在納雍得以見識。泛黃的紙頁上,排列著有如甲骨文的象形文字?;褂幸環蟣駛?,似乎是在詮釋文字的內容。之所以稱羊皮大書,是書的外殼用羊皮縫制。這是用古彝文書寫的經書,尤其珍稀。據說古彝文距今近萬年,是世界六大古文字之一。羊皮大書內容包羅萬象,內容類別多達百余種,可以說是記錄彝族歷史宗教文化的重要文獻。羊皮大書的撰寫者和傳承者是布摩,布摩是彝族對宗教職業人員的稱呼,是彝族社會里擁有知識的人。布摩在遠古時期地位很高,類似于部落的酋長。盡管經過了歲月的蹉跎與時代的跌宕,布摩仍是彝族宗教活動的主持者。當地朋友告訴我,布摩每年都要舉行恭請“羊皮大書”的祭祀活動,其過程神圣、神秘,讓人心生敬畏。不過如今在納雍現存的布摩已屈指可數,那天站在羊皮大書前的彝族老人,我不知道是不是布摩,如果是,其實我們真應該坐下來聽聽有關布摩的故事,哪怕聽聽那從遠古傳來的聲音,也好。

從第一次去貴州到現在,相隔的十多年時光里,貴州道路的變化出人意料。感覺這里遇山鑿洞,遇澗架橋,四通八達,無所不能。貴州幾乎每個縣都建有機場,每個縣高速公路都能抵達,對一個眾山聚集的省份,便是創造了一種傳奇。有朋友想去貴州,說就是為了走走那條好像穿行在云朵里的世界最高大橋。貴州道路的迅速升級,徹底更新了它曾經留給人們經濟欠發達地區的概念。同樣,行走在納雍,我也真正領略到通暢的道路帶給這片土地激昂的活力。

在一個叫槍桿巖的景區,我聽到了幾位女子演唱的苗族飛歌。飛歌是苗族歌曲的一種,主要用于喜慶日子或迎送賓客。唱詞是即興現編,類似我們的河湟花兒。雖然歌詞我聽不懂,但曲調帶有原汁原味的民族情韻,極有感染力。槍桿巖四面環山,空氣潔凈,依偎著美景聽美人吟唱,我們很快醉了心扉。

槍桿巖景區帶有紅色元素,留下過中國工農紅軍第九軍團的足跡,他們在此慘烈的戰斗驚心動魄,羅炳輝將軍更是聲名遠揚。如今這些遺址全部用了紅軍的名字命名,提醒人們在休閑娛樂的同時,不要忘記中國革命浴血奮戰的歷史。

納雍靈動的山水和厚重的文化,還養育了當地眾多詩人,讓納雍成為貴州新詩創作的重鎮。他們在省內外各大報刊頻頻亮相,還出版了十幾種個人詩集及多種詩歌叢書,奪目的成果和集體崛起很快引起域外詩界的關注。我剛到納雍,主辦方就送來納雍詩人的合集,端在手里沉甸甸的,立刻被納雍人不一樣的情懷感動。納雍每年都會舉辦詩歌筆會、詩歌朗誦、詩歌研討等系列活動,讓這個隱匿在大山深處的小縣,以對詩歌的夢想及執著的詩歌精神擦亮了納雍的名字,成為一個地域鮮明的文化符號。

我在納雍的時間只有兩天,太短。我還沒有仔細觸摸納雍的山川河水,文化風情。比如穿青人,比如滾山珠,比如布摩文化,以及入口難忘的糯谷豬肉,百興面。他們源遠流長的歷史,他們背后的創業路途,都在撥動你去探尋,去動筆的欲望。不過我依然領悟到了納雍深厚的情義,在群山上,在水流中,在每一株植物的表情和每一位納雍人的心懷里。為此,我想我還會再來,但那一定是鴿子花和瑪瑙紅櫻桃盛開的時候。

責編:張曉宏